孩子的滿不在乎,其實是一種防禦心理

孩子的滿不在乎,其實是一種防禦心理

面對攻擊,人的心理防禦系統會自動做出反應。不同個性的孩子面對批評,防禦系統會做出不同的反應。當感到孩子的防禦時,我們要做的,就是放下指責和攻擊,停止追究對錯,放下內心那個無形的指向孩子的手指。

幾天前,和一個朋友聊天,她的小孩8歲,近來感覺隨著孩子長大,越來越不好管了。好好說他不聽,批評他也不在乎,還開始跟大人頂嘴了,有點像俗話說的「滾刀肉」。

就拿寫作業來說,小孩兒做作業總磨蹭,玩會兒寫會兒,尤其是周末,作業能拖拖拉拉寫一天。朋友壓著火,試圖循循善誘:「你看,本來媽媽想帶你周末去爬山的,可是你光寫作業就寫了一天多,這樣的話周末咱們哪兒也去不了了。」小孩兒卻滿不在乎地說:「不去就不去唄,反正我也不想去爬山。」

朋友說:「他怎麼不喜歡爬山,他就是嘴硬!好說歹說就一副弔兒郎當的樣兒,你說這孩子該怎麼管?」

聽朋友這麼說,我想起了不久前的一件事,兩者頗有異曲同工之處。

周末,我在網上買的東西送到了。橙子看著包得嚴嚴實實的包裹,男孩子的破壞欲就起來了,說:「媽媽,我幫你打開吧」。我說「好,你想辦法打開吧」。橙子轉身到廚房拿了一把水果刀,照著包裹中央就戳進去半截刀身,就聽「撲」的一聲。我趕緊喊停,打開包裹一看,裡面的東西已經被扎壞了。

剛買的東西就被扎壞,雖然知道橙子不是有意的,但心裡也有幾分惱怒。再看橙子,小孩兒就坐在旁邊晃著腳,看著我嘻嘻笑,好像這是件很有趣的事。

闖了禍還嘻嘻笑。我深吸一口氣,起身到別的房間轉了一圈。稍稍冷靜下來後,我回來繼續收拾殘局。橙子爸爸還想虎著臉說幾句,我阻止他:別說了。又對橙子說:「沒關係,媽媽知道你不是故意的。下回拆包裹時就知道了,要從邊縫那裡劃開。」

這事就算過去了,一切照常。

過了一會兒,橙子跑到我身邊,說:「媽媽,對不起。」

發現了嗎?兩個小孩,在面對可能來臨的指責時,有著類似的表現:滿不在乎。而這種滿不在乎的態度,往往讓大人的惱怒火上澆油,給孩子再添一項罪狀:這孩子怎麼沒臉沒皮,犯了錯還不承認!長此以往,怎麼了得?

事實是,我們只看到了孩子的滿不在乎,卻沒看到他內心的渴求。我們總覺得,孩子做得不對,我們批評他,他就應該表示出應有的態度,乖乖地認錯:「媽媽,你批評得對,我錯了,下回不會這樣了。」好像只有這樣,才達到了教育的效果,孩子才會認識到自己的錯誤,痛改前非。

我們忽略了,再小的孩子,也是獨立的個體,也是有自尊心的。尤其是孩子上了小學後,自主意識增強,更愛面子。他之所以表現得滿不在乎、無所謂,就是擔心會受到大人的指責和批評。

再溫和的批評和指責,都是一種攻擊,都在說:你不好,你做錯了。

面對攻擊,人的心理防禦系統會自動做出反應。不同個性的孩子面對批評,防禦系統會做出不同的反應。

有的孩子內心比較強大,會用進攻的方式做出防禦,也就是大人常說的「頂嘴」:你說得不對,我沒有做錯!或者,你說我做得不好,你哪裡哪裡也做得不好!

有的孩子攻擊力弱一些,就給內心做一個金鐘罩鐵布衫,把攻擊擋在外面,表現得不在乎、無所謂:媽媽說我寫作業磨蹭不能去爬山,那麼,當我不在乎爬山這件事時,不能去爬山對我來說就不是一種懲罰了,也就阻止媽媽拿這個說事了。

我戳壞了媽媽剛買的東西,我察覺到媽媽很生氣,可能會被訓一頓,不管心裡怕不怕,我先假裝我不怕。我不怕,你能拿我怎樣?

當然,孩子可能沒有這麼清晰地意識到自己的想法,做出滿不在乎的樣子往往是一種下意識的反應,可能孩子自己都沒意識到為什麼要這樣做,是內心的自動防禦系統起了作用。

心理學上認為,任何人的行為都有著正面的動機,所謂正面,不涉及道德層面,而是指對自身有利,出於保護自己的目的。這種滿不在乎的姿態,就是給柔軟的內心加上一層外殼,保護自己不受傷害。

這不僅僅是小孩子的把戲,在成年人中也很常見。

在電視劇中經常可以看到這樣的場景:爭吵時,女人對男人大喊:「你走!我不想再看到你!你別再回來了!」當男人真的掉頭走遠,剛才偽裝的決絕一下子支離破碎,獨自留在原地的女人痛哭失聲。實際上,當女人讓男人走的時候,她的內心是在呼喊:「別再傷害我,我需要你!我需要你的安撫和體諒!」

為了避免受到傷害,我們往往用和內心感受截然相反的姿態來應對。我們把自己偽裝得很堅強、很決絕,但內心其實充滿了對愛的渴求。

當孩子對批評顯得滿不在乎時,我們該怎麼做呢?
首先,在平時就要培養自己的覺察力。

透過孩子滿不在乎的表象,看到他內心的渴求:「媽媽,我知道自己做錯了,我已經意識到了,請不要再指責我了!」

怎樣才能覺察到孩子內心的聲音?不是用眼睛看,而是用自己的心去感受孩子的心——帶著包容和理解去感受。人同此心,心同此理——犯的錯、出的問題,是顯而易見的,孩子怎麼可能沒意識到?他怎麼可能不難過、不沮喪?

相信孩子,相信孩子有著與生俱來的真、善、美,學會從積極正面的角度去看待他。透過孩子的滿不在乎,你可以看到孩子有一顆要強要好的心,去發現它,維護它,強化它。批評和指責只會毀了它。

其次,注意控制自己的情緒,把握好分寸。

當你發現孩子已經意識到自己的問題了,那就控制住自己的情緒,停止喋喋不休的指責,點到為止即可。過猶不及,說多了反而會激起孩子的逆反心理。孩子光忙著應付大人的情緒攻擊了,反而忽視了事情本身。

當包裹被扎壞,我看到橙子晃著腿笑嘻嘻的樣子,我也「看見」他貌似輕鬆的背後惴惴不安的小心情。我知道,他已經明白自己闖了禍,預感到會挨一頓說,所以他用滿不在乎掩飾他的擔心。

既然他已經意識到了,就不用再多說什麼了。我停止攻擊,橙子也相應地放下了防禦,反而主動來道歉。這樣的效果要比批評一頓好得多。還有,停止追究對錯,和孩子一起想辦法解決問題。畢竟,我們大動干戈地指責和批評,也是為了解決問題。

感受一下這兩種情景:一個人站在你的對面,用手指著你;一個人並肩坐在你旁邊,握著你的手。前者是一種攻擊姿態,會讓你全身緊繃,神經緊張,時刻提防著對方的攻擊。指責和批評就會帶來這種心理感受。後者是一種理解、包容的姿態,讓你感到「我們是在一起的」,你會放鬆下來,身心柔軟。

當感到孩子的防禦時,我們要做的,就是放下指責和攻擊,停止追究對錯,放下內心那個無形的指向孩子的手指。

試著感受孩子的心情,用「我看到」「我感到」這樣的描述來代替「你怎樣怎樣」的指責。表達自己對這件事的感受和想法,無形中讓孩子做了換位思考,他就不會固守在自己的角度進行防禦。

頂嘴和滿不在乎就像孩子被迫戴上的一張面具。如果站在孩子的對立面,我們就無法看到面具後面真實的表情,不妨主動走過去,繞到面具後面,告訴他:「我理解你的感受。」這樣,你和孩子是一夥的,問題是跑來搗亂的,你們共同面對問題。而不是像之前那樣,把孩子和問題看成是一夥的,而你站在對立面,千方百計對付他們。

比如爬山這件事,可以嘗試這樣和孩子說:「我知道你其實也想去爬山,因為寫作業的時間有些長,沒有去成,我挺遺憾的,我特別希望能和你一起周末出去玩,好好放鬆一下。你是不是也有點遺憾?你看這樣好不好,下周咱們制訂一個周末計劃,分配一下寫作業和爬山的時間,咱們爭取兩樣都不耽誤,好不好?」

還記得那則北風和陽光的寓言嗎?它們比賽看誰能讓路人脫下棉衣。北風使勁地吹,只能讓路人更加裹緊棉衣。而在陽光和煦的照耀下,路人感到熱了,自然就脫掉了棉衣。孩子的頂嘴和滿不在乎,就像這件棉衣,讓他脫掉這件棉衣,只能靠溫暖的愛、包容和理解。

編輯/紅劍 文/凌想

《母子健康》雜誌推薦閱讀:
書名:《好媽媽都懂的心理學》

作者:凌想

出品:青豆書坊|湖南教育出版社
作者簡介:
凌想,資深出版人,美國正面管教協會認證家長講師,國家二級心理諮詢師,中科院心理所發展與教育博士在讀。開設有個人公眾號「凌想親子心理」,幫助千萬父母構建更好的親子關係。

《母子健康》雜誌簡介:
《母子健康》雜誌創刊於1992年,由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主管,中日友好醫院主辦。透過嚴謹而感性的編輯團隊,專業並權威的專家顧問,以健康第一的理念,為中國女性提供專業的婦產、兒科等方面的指導及保健,提供全方位的育兒健康新知,關注身心協調發展,將醫學常識融入實際生活,與父母一起共創和諧成長空間。